笔趣阁 > 我在江湖兴风作浪 > 第五百零七章 定乾坤

第五百零七章 定乾坤

?热门推荐:
????两方阵营相隔三十多里,如果是超一流高手,不用太久便能赶到,但这次四派出动了大量人手,小心起见,包括徐杨等人在内,都放慢了速度,免得惹出太大的动静。

????当他们越来越接近聚义盟时,聚义盟的换位行动正进行得如火如荼。

????“快点,给我加快速度!”

????“为防四派趁机来袭,所有人不得耽搁!”

????在三义庄高手的带领下,原西面的聚义盟众正快速集结到了南面。而原南面隶属于葛荣的手下,则在农川木的命令下拼命往西面迁移。

????“快一点,再快一点,若是谁耽误了葛副盟主的大事,我要谁好看!”农川木恶狠狠地喝道。

????见他如此焦急严厉,葛荣的另外一些忠心手下,还以为这是葛荣的态度,哪里还敢怠慢,纷纷命令自己的部从加快速度,否则必施重罚。

????层层紧逼之下,试问哪个敢不用心?

????于是一个个令行禁止,连聊天都没功夫,神情严肃地往目的地赶去,那架势当真如同大敌将要来犯一般。

????吴茵茵和林白看向农川木。要不是他们事先知情,恐怕也绝不会相信,这个对葛荣忠心耿耿的家伙,居然会这么卖力地将昔日同伴往火坑里推。

????“这种人物,谁养着谁倒霉。”林白冷冷道。

????吴茵茵倒是颇为理智“此人就是一把双刃剑,能力有,但却不够忠心,只能慎用,不能重用,走吧。”

????二人深知事关重大,朝着南面而去。

????另一边,范晓天和魏琛的交换同样不慢分毫。范晓天忍不住有些惊疑“魏兄,今夜为何如此着急?”

????魏琛道“黑夜不比白天,敌方更容易偷袭,所以盟主特别下命令,让大家加快速度。这也是为了大家的安全着想。”

????“原来如此。”

????范晓天听后稍稍放心,这个理由合情合理,虽然他仍有些不安,但却不敢继续问下去,否则反而显得奇怪。

????时间很急很赶。

????吴茵茵和林白不时看向西北方位,表面如常,其实紧张得心脏抽搐,就怕四派会提前赶来,听到这里的动静,那样无疑会功败垂成,甚至可能导致聚义盟遭受里外夹攻的危险。

????二人几乎每一刻都在祈祷,祈祷换位行动快点结束。吴茵茵每隔数十息便对着手下催促一次,口气越来越焦燥。

????尽管所有人都将速度提到了极致,但仍有两条由火把组成的火龙在移动,估计还要两刻钟才能结束,二人的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,第一次觉得时间是过得这样慢。

????魏琛则率领一批人马,赶到了西北方向,随时探听动静。一旦发现四派提前赶到,便会大声示警,届时三义庄的人马将会撤离。

????魏琛自问也经历过大风大浪,但此时亦紧张得手心冒汗。实在是那位大哥太大胆了,他居然想利用这次机会,一举覆灭四派人手!

????这在大部分江湖人的认知中,简直是胆大包天,乃至不敢想象的事情。

????但魏琛隐隐知道,大哥之所以这么做,也是为了三义庄。唯有将徐杨等主要人物除掉,将来回到江湖,三义庄才能躲过一劫。

????心中淌过一阵暖流,魏琛深吸一口气,面色变得坚定起来,对潜伏在四周的人喝道“所有人听令,一有风吹草动,立刻汇报!”

????一刻钟。

????两刻钟。

????焦急,压抑而让人心跳加速的等待中,两条火龙终于各就各位,原西面人手迁移到了南面,而南面人手则迁移到了西面。

????目睹一切顺利,至今还没发现任何动静,吴茵茵和林白几乎瘫软到地上,身体出了一层厚厚的冷汗。

????吴茵茵急喘几口气,强自压下胸口无可名状的情绪“走,准备下一步!”

????整个南面林地,唯有葛荣和他的十名护卫没有移动。

????那十名护卫围在四周,其实早就发现了外部的动静,但他们也以为是葛荣的命令,加上葛荣平常有事才会叫他们,导致他们也不敢去问。

????耳听卓沐风东拉西扯,就是不肯走,眼见天色越来越黑,时间越来越少,葛荣心中的焦躁几乎快要炸开。

????他很多次露出不耐烦的神情,甚至表达了逐客的意思,但这个石小草也不知是听不懂还是故意装蒜,就是赖着不肯走。

????“葛副盟主,你似乎不太欢迎我。”卓沐风忽然止住话头,一脸疑惑。

????你现在才发现?葛荣忍着吐血的冲动,语气清冷道“盟主,我看时间不早了,明日葛某还得巡山,就不留你了。”

????卓沐风终于缓缓站了起来,却没有立刻迈步,而是左右看看,突然一指葛荣后方,像是见鬼一般“魏琛,你怎么在这里?”

????魏琛?

????做贼心虚的葛荣下意识一惊,方才他疲于应付石小草,以魏琛的武功,偷偷摸摸潜入到附近并非没有可能,于是瞬间做出一个反射性动作,旋身转头。

????但就在同时,正前方的卓沐风动了,蓄势待发的双脚猛一蹬地,整个身影在篝火的映照下宛如半黑半白的剪影流光,扭曲着冲出。一股磅礴狂暴,但又虚无缥缈的神奇腿劲仿如海啸般覆盖向葛荣,势无其匹!

????正是追命十一腿的终极杀招,五意合一·浪影梦魂悔!

????这一招卓沐风早已练成,只不过从来没有在人前展示过,就是为了用在这种出其不意的时刻。

????“你……”

????察觉到身前劲道来袭,葛荣之惊怒无法形容,幸亏他对卓沐风早有防范,千钧一发之间,惊险无比地避开腿劲。

????磅的一声,后方足足八棵双人合抱的大树被腿劲击得四分五裂,最前方一棵甚至碎成了十几块,可知这一腿的威力有多大。

????葛荣刚刚站定,还没喘上一口气,头顶一记森寒刺骨的刀芒倏然沿着气机劈下,这一刀是如此凝练,如此精准,明显是有人准备良久后的全力一击。

????脑中闪过魏琛两个字,葛荣全身内力爆发到极致,双爪朝上齐齐探出,爪影重叠,生生硬抗住了劈下的一刀。

????咔嚓!

????但是仅仅片刻,爪影便被刀光震碎。

????那一日魏琛与四派长老交手,刀势已经到了蜕变的边缘。这些天他可没有闲着,一心一意追逐着那种冥冥中的感觉,收获不浅,加上刀势由上至下,占了方位的便宜。因此在与葛荣的正面对决中,居然略胜半筹。

????几乎是同时,一脚踢空的卓沐风仗着浑厚无匹的内力,再度发出了五意合一,狠狠朝着葛荣的胸口袭去。

????“尔敢!”

????葛荣腹背受敌,承受的压力可想而知,危急时刻,他不得不撤去爪劲,改以横移。如此一来,飞流直泄的刀光没有了阻碍,只见白芒闪过,一蓬鲜血溅起,葛荣的小半个肩膀被削掉。

????但他总算抽出了手,双爪毫无花假地痛击卓沐风,企图从右侧突围。一声沉闷巨响中,卓沐风双腿剧痛,一股爪劲涌来,试图摧毁他的脚骨筋脉,幸亏被魔龙内丹之力震散。

????而葛荣也不好受,他还是第一次真正与卓沐风交手,立刻发现对方的攻击力不强,但体内却有一股反震力量,竟震得他双手发麻,去势亦为之一顿。

????不好!

????脑中刚刚生出这个念头,一记白灿灿的刀芒已经笼罩他的眼球和世界,转瞬即逝。如那天边的流星,璀璨只是片刻,留下的是永恒孤寂。

????“嗬,嗬……”

????葛荣口中发出短促低哑的喘息声,嘴巴张大,眼睛瞪圆,一脸的怨毒和痛悔,最后化成了惨然之色。一条血线从他头顶一路蔓延到下方,血雾噗地喷出,他仰天栽倒,气绝身亡。

????堂堂地灵榜第八高手,就此埋骨异乡。

????魏琛收刀入鞘,脸上露出了复杂难明的色彩。算起来,葛荣也算是‘朋友’,可惜,对方却想葬送所有人的性命来成全他自己。

????从卓沐风偷袭到葛荣被杀,说来话长,其实就在三次眨眼的时间。

????守在四周的十名护卫只听见几声爆响,刚看见掌门倒地,他们自己也被吴茵茵和林白率领的三义庄高手包围了。

????“你们想干什么?”十名高手不约而同地大喝。

????三义庄高手不发一言,只一个劲地强攻,加上卓沐风和魏琛也加入了战团,结果不言自明,战斗很快便宣告结束。

????将十一人的尸体堆在一旁,卓沐风仰头看看天上的月色,说道“按照他们的计划,四派应该快到西面五里之外了,放信号吧。”

????一听这话,吴茵茵便忍不住翻了个白眼,亏她之前还那么担心,这位主倒好,貌似一点都不紧张四派会乱来,人跟人的心理素质还真是不一样。

????鼻中哼了哼,吴茵茵转身大步而去。

????卓沐风望着她的背影,看了看魏琛和林白,疑惑道“怎么,你们谁惹她了吗?”

????魏琛和林白面面相觑,同时感到困惑,应该没有吧?

????驻地西面,五里之外,四派潜伏在一片半山坡上,此地利于隐匿,进可攻,退可守,乃是他们多番对比后选中的地方。

????等了许久,一名探子返回,对着徐杨道“长老,左侧一里,有人焚树燃烟。”

????“好,按计划行事。”徐杨大喜。

????这是他们与葛荣约定的暗号,表示一切顺利。接下来四派将会分出一部分人手,绕过西面,与东南面的聚义盟高手会和,然后与留下的四派高手来一个里外夹攻,一举定乾坤!

????。